SEO三人行

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向往的生活第五季应该改名叫向往的鸡条

网络整理:05-03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向往的生活》第五季应该改名叫《向往的鸡条》。黄磊变回了老狐狸,新加盟的张艺兴是小狐狸,孙红雷再来客串一下,鸡条组合可以重新营业了。

(原文来自www.9y9y.com)

(原创文章www.9y9y.com)

这一季《向往》当然是大改版,用网民的话说,一夜回到动森。

(原文来自www.9y9y.com)

回想前两季《向往》什么样? 木地板锃亮的大房子,地上还搁着大地毯,拍照专用的复古小电视机和绿色老冰箱,养在高级灰性冷淡花盆里的绿植。还有网红的天生微笑脸的柴犬。

到了这一季,全部归零。直接把「家」搬到了常德桃花源白鳞洲村,没错就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的那个地方。

一开场就就全员开始捡装备,捡米袋,路过一个米库上墙壁上写着“勤劳致富,懒惰返贫”。

新的蘑菇屋,全景大天窗无死角大凉棚子,取名叫《风雨飘摇亭》。

这里是手工爱好者的天堂,手压水泵打水,还可以体验打床的乐趣。

唯一不变的,是永远等着被黄磊炖了的彩灯,和无处不在的广告。

通过四季节目,《向往的生活》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向往宇宙”,在这个“宇宙”中,有固定、功能性分明的MC团队,也有故事线、“人设”鲜明的动物家族,但审美疲劳也不断袭来。

作为被观众吐槽着长大的国产慢综艺扛把子,《向往》要从五季长寿综艺向十季长寿综艺进军,就必须求变。

本季的新变化是:刘宪华依然没回归,张艺兴来了。节目也回归了第一季的勤劳致富模式。而随着鸡条师徒组合重聚,节目一开场就有了鸡条内味儿了。

实践证明,四网收视第一,相当能打。

问题是,当观众都向往鸡条去了,这到底还是不是向往的生活?

欢迎收看梦想改造家+向往的鸡条

《向往的生活》显然是在励精图治。观众不喜欢什么,那就改什么。

第四季的时候,被观众们诟病最多的,就是这群嘉宾们四体不勤。

当然不勤了,一切都是现成的,凉棚灶头都搭好了,家务活也没什么可干,食材全都备好,扫地有机器人,洗碗有洗碗机,就只有黄磊做饭算是人力输出。

于是黄磊做饭、围观黄磊做饭似乎成了《向生》最主要的内容之一。

每一期的农活儿也很雷同,要交换食材就去收割一波。

所以每期节目不是嘉宾尬聊就是黄磊大夏天一个人吭哧吭哧做一大桌农家乐。

最后是何炅和黄磊都对彭彭眨巴眼,过一会儿彭昱畅恍然大悟,冷不丁来一句,“XX免费小说APP,好看又免费。”

就,过分套路。

这一季,直接重回第一季模式。

当众人来到蘑菇屋,眼前的场景是这样的:毛坯房里的院子,破落的。

全景露天凉棚,四面八方漏着风。

房间,空荡荡的。

来到卧室,他们惊奇地发现床都是未安装的木架子。厨房也啥都没有。先前蘑菇屋里便利的生活设施在这里不复存在,一切物资都要通过种树换取。

就连食材,节目组也只给了一小袋米,想加菜就得干活。

干活也全靠手动,取水要用抽水泵,做菜得起炉灶生柴火,黄磊下个地,一锄头下去,断成两截,换成你,也要像何炅那样感慨一句:“世道变了”。

另一个变化是人员变化。

大华退出后 ,节目已经两季都延续了:黄磊,何老师,老爹老妈,哥哥彭昱畅,妹妹张子枫的四口之家的设置。

这一季录《梦想改造家》,啊不,《向往的生活》,加了一个张艺兴做常驻,四口变五口,两口都是从《极限挑战》过来的,还是一对师徒。节目怎么变?

答:《向往》第一季的壳,藏着一个鸡条的魂。

比如,让节目组规则设置了个寂寞的老狐狸重新上线了。

节目组本来想得好好的,弄了个食品仓库,让嘉宾用劳动换食材。

结果,老狐狸一来,一开口就问:“仓库被盗”算不算违法?

节目组都惊了,赶紧布置:仓库要有人看着,不然会出问题。

节目组一看就不是鸡条出来的,有黄老邪在,你以为有人守着就不会出问题?

果然,黄磊就到了关着门的仓库,上帝给黄老邪关了一扇门,又给他了一扇开着的窗户,这个胖子身手矫健地翻进去偷菜了!

正要下手的时候,被导演组逮了个正着,老狐狸像回到自己家一样,脸不变色心不跳地,从容离开作案现场。

还,趁节目组不备,顺走了食品仓库的钥匙!

网友:梦回鸡条!

随着小狐狸张艺兴的到来,节目更加“鸡条化”了。

这一季节目组明令禁止外带食物,所有嘉宾都必须经过检查站上交所有的外来食物,才能进村。

张艺兴是第二天到达桃花源的,手拎着一个音响模样的物体,检查人员毫不犹豫地放行了。

结果他见到黄磊一开口,给大家带了礼物——五斤生牛肉。生牛肉,就在所谓的“音响”里。

网友:不用梦回了,这就是向往的鸡条。

《向往的生活》又有梗了?

为什么大家看了老狐狸和小狐狸抖机灵这么高兴?因为之前的《向生》安静过头了,很多观众吐槽无聊又无趣。

偶尔能让人笑一下,也都是夸张的表情搞笑和肢体搞笑。

没办法,国产综艺,就是必须要有梗。

事实上,在第三季播出期间这样的声音就曾出现,也是第三季开始,刘宪华退出《向往的生活》。

刘宪华用制作团队的话形容是:长得好看,很有才华,但是“我是神经病”系列。

大华在的时候,没有梗不要紧,大华一作,黄磊一骂大华就有梗了。

大华不在的时候,就靠天吃饭,有一些嘉宾比如郭麒麟有梗,节目就好笑一些,不然就是尬聊。

尬聊,就很无聊。

所以第五季迫在眉睫的就是:重新找回梗。

那就必须寄希望于新血。张艺兴不是刘宪华,不可能套用大华的模式,黄磊怎么可能骂小狐狸,把他捧在手心里还来不及,但张艺兴有张艺兴的梗。

比如张灯结彩的梗。

带了五斤牛肉来正得意,何炅带他巡视院子,看到“彩灯”会飞,惊得战略性后退。

何老师拉着他的手一步步接近“彩灯”,还安慰只见过“彩灯”飞两次。

张艺兴:往哪儿飞?何老师:想往哪飞往哪飞。

张艺兴听完更走不动路了。

张艺兴都惊成那样了,还成了何老师向导演组讨价还价的筹码:“他如果进鸡圈拿一个蛋,算不算我们种了一棵树?”

张艺兴其实不是怂,而是有种学名叫尖嘴动物恐惧症的心理反应,克服不了。

但越是这样,越是好笑。

大家还说张艺兴都用彩灯手机壳了,后续的故事一定是HE!

哎,怎么说,CP的时代,万物皆可CP。张灯结彩CP,要克服灵魂的恐惧。

另一个梗源自张艺兴的实诚。

众所周知张艺兴的标签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导演组都说了,张艺兴第一期来录制的时候非常不习惯,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我们在现场说他什么都不用干,但他什么都不干又不舒服。经过了一段适应的过程,他明白了在《向往的生活》里就是好好过日子,不需要特定的目标去完成。”

但什么都不用干,张艺兴还是认真地考下了拖拉机驾驶证,还是高分拿证。据说考了96分,这莫不是就是内娱第一个拥有拖拉机驾照的男明星?!

干农活,张艺兴是认真的。接下来就看,张艺兴的加盟,能不能持续造梗。

毕竟,缺少“梗”或多或少会让整个节目趋于平淡,没话题,是国产综艺最害怕的事情。

到底什么才是向往的生活?

但节目最根本要解决的问题依然是:找回“向往的生活”。

之前两季《向往的生活》口碑有些下降,一大原因就是人越来越多,梗越来越少。

嘉宾一来就是四五个,第一波没走第二波又来了,人一多场面就纷乱,黄磊忙着做菜何炅忙着控场,唯一可以放松的吃饭时间,也越来越沉闷。

嘉宾彼此都不熟悉,搞得每个人都很拘束,一个个闷头吃饭。黄磊和何炅只好使出老三样:忆当年,喂狗,成语接龙。

这让观众开始怀旧第一季时的蘑菇屋,一个农家小院,一切都是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做饭的炉子,是黄磊自己和泥砌出来的,鸡棚啊羊圈啊狗窝啊,也都是大家一起搭建出来的。

后来这种模式节目播着播着就没了,大华不再是常驻,点点天霸也去世了,一切开始变得日渐平淡。

到了第五季,节目开始回到人和自然之间的“矛盾冲突”的种田文模式。

但有些东西,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就说首播集第一个“穷家富路”环节设定本来很有趣,蘑菇屋一家四口在回家的路上拾取到生活物资,颇有些《桃花源记》的味道,结果最后一个拾取到的物资——又一个植入广告。

到了套圈游戏,彭彭本来很有趣,但变成了植入大会不有趣。

MC们做动作之前都要举着个圈喊着金主爸爸的名字,套中了再感谢一遍……

当年的《桃花源记》显然不用这一套。

另一个改变是慢综艺做出了紧张感。

搬运行李入住蘑菇屋,节目组告知他们附近没有快递点,必须要划船去另外一个村领取,划船倒是可以,问题就在于这些明星们并不擅长甚至不会划船,于是从彭彭划出一个S形线路那一刻起,观众就开始担忧。

果然到了其中一个环节,何炅一个脚滑险些落水,身上还没穿救生衣,有观众就说一点都不美好,不是“向往的生活”。

另一个争议是质疑常驻们干活造假。

比如从河边到蘑菇屋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没有任何工具的何炅和张子枫是怎么把多件又沉重的行李搬运回屋的呢,中途的路途就省了吗?

但这里其实是很矛盾的,观众又要节目样样来真的,又不忍心看到嘉宾受苦,真要让何炅张子枫把行李一样样搬回去,半条命只怕都没了,观众是不是又要骂节目冷血?

所以《向往的生活》其实是一锅夹生饭。

看韩综其实有距离感,节目一本正经地灌着鸡汤,李瑞镇却和玉泽演躺在地板上疯狂大笑,然后诅咒这个节目完蛋。 “节目完蛋”还成了节目的固定梗,这样的情节放到内娱综艺不知道会被营销号搞出多少腥风血雨。

当年激发罗PD做慢综艺的灵感是:就问关系好的作家,给她一段假期,她会怎么度过。作家说,我不喜欢旅行,也不喜欢人,我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去乡下呆着,听着下雨的声音,做点煎饼吃,看会儿漫画睡一整天。

这就是慢综艺的灵魂:人们向往田园生活,但绝大多数又无法放弃都市生活的快捷便利,只是时不时想去体验一下。于是有了慢综艺,无法放弃都市生活的观众会从节目在雨声中掰玉米粒中收获一种幸福,好像是自己经历了一样。

但观众其实是看不下去真正的慢综艺的,所有豆瓣高分的韩国慢综艺,受众其实很有限,真的把《向往的生活》做成那样,节目要被观众骂死。

不信去看看《指环王1》的遭遇,魔幻大片,从头打到尾,观众还怒打一星,说太闷。

怎么会不闷呢,短视频30秒几个反转,魔幻大片能做到吗?被短视频喂大的观众,是看不下去真正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综艺的,看三分钟就关了。

有人会说李子柒不是播得很好?但李子柒的视频依然是分众综艺,看的人就好那一口,而《向往的生活》是大众综艺,众口难调。

有人说《向往的生活》无聊无趣,可它最珍贵的也是无聊无趣。

这个节目的意图不是呈现现实,而是勾勒白日梦。但这个国产综艺白日梦又不能只是做梦这么简单,要有戏剧张力,要有梗,最后又要治愈。

节目就很容易搞得精神分裂。

广告赞助越来越多,嘉宾请得越来越多,黄磊的菜越做越多,最后搞不清什么是向往的生活了。

第一期节目最治愈的时刻是四个人排排坐,何老师打好凉水,彭昱畅倒好热水,一条长板凳,两个小椅子,喊着“一、二、三”,大家一齐把脚扎进水盆里,好在这一段,终于没看到什么热水壶按摩椅之类的植入。

所以张艺兴来了,鸡条模式带来了更多的快乐,节目开始重回第一季的勤劳模式,都是好的改变,但真要节目好看起来,归根到底还是要回答那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国产综艺真正向往的生活?

Tags:

转载请标注:SEO三人行——向往的生活第五季应该改名叫向往的鸡条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