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三人行

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谭维维与尹约:“小娟”们被隐去的,不仅仅是姓名

网络整理:02-23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谭维维的新专辑《3811》里的《小娟(化名)》上线时引爆了网络,在女性境况越来越被关注到的2020年,它像是一个总结。但在热搜之外,这张专辑里的女性群像是怎样的?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谭维维要做这张专辑?作词人尹约过往的经历是怎样投射在她的歌词里?她们想讨论的,仅仅是女性吗?

在喧哗声逐渐退去之后,我们重新进入这趟车次为3811的列车。

✎采访/撰文 | 萧奉、程迟

歌手谭维维小时候有一个梦想:长大后当一名司机。

这和多数小孩都不太一样。在一份关于童年梦想的社会调查中,1000名22岁-45岁的受访者提供了他们的回答:男孩子最想做的职业前五名分别是公务员、科学家、警察、企业家和教师,而女孩子的梦想职业前五名是教师、医护人员、艺术家、公务员和设计师。

成为教师、医护人员或艺术家,一个文文静静、稳稳当当的职业,似乎才是多数女生的选择,或者说是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期待。

谭维维成长于教师家庭,却从小不太安分,小时候剪着一头短发,镇上的人都说她是“假小子”。199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13岁的谭维维在父亲的教导下,学会了掌握汽车方向盘。

尽管还不懂得倒车和掉头,她就大着胆子和邻居叔叔借了辆面包车,载着十来个小伙伴,一踩油门,开车上路了。

那天,谭维维驾车开过四川自贡富顺县永年镇没有红绿灯的大街,“还越过山坡、山岭,到了另一个小镇上,开了大约十公里”。最后车停在山坡上,谭维维让大家用石块塞住汽车后轮,然后到集市上去玩了个疯。

直到傍晚,谭维维请一位货车司机帮忙把面包车掉个头,又开车把小伙伴带回了家。到家门口时,所有孩子的家长都在门口“严阵以待”。

谭维维

父亲并没有为此责打她,只是教育了几句。 在这样包容的家庭环境下,少女谭维维得以自由探索,而另一位家人——三姨,为她提供了人生坐标。

谭维维说,她年少时对女性的美好梦想都来自于三姨:“她年轻时是我们小镇的公交车售票员,生为四川姑娘却一点也不娇小,身高一米七五,浓眉大眼,笑起来有酒窝。三姨是我儿时的女神,我每次仰起头看她撕车票时的麻利动作,就艳慕不已。”

更令谭维维觉得珍贵的是三姨对爱情的态度:“她不断追求爱情,无论对方什么年龄、身份,只要爱上就会勇敢追求。 离婚后她的感情也曾遭到家人反对,但她总认为爱没有错,对待爱情应该全情投入、全心付出,是她让我明白年龄不是女人追求爱情的障碍。”

谭维维新专辑《3811》封面。

2020年,谭维维新专辑《3811》——歌名意味着38岁的谭维维与11名女性登上一辆车次为3811的列车——的第一首歌《章存仙》写的就是三姨。

谭维维向词作者尹约介绍了三姨的故事后,尹约在歌词中以充满诗意的语言写道: “就算只有蜡做的翅膀,也要飞向太阳,长空尽头一刹那融化,碎作漫天烟花。”

在TME Live 上,谭维维演唱《章存仙》的现场。

这张特别的专辑总共有11首歌,每首歌写一个女性,她们或是谭维维的家人,或是路上遇见的平凡女性,或是文学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或是社会刻板印象对女性的一个化名。

在华语流行音乐史上,这是第一张如此全面、深刻地回应女性思潮的作品,在充满喧哗与骚动的2020年,它具有了超越时间的思想穿透力。

在听众心里“炸出了窟窿”

歌词是最直观的。

12月11日上线的歌曲《小娟(化名)》用密集的女性刻板印象和社会实践,谱写了一部关于女性命运的现实主义悲歌:

夜莺变哑巴 你们费好大功夫 / 谁敢不听话 时时刻刻地刻骨 / 用拳头 用汽油 用硫酸 / 用剃头 用目光 用键盘 / 最后如何被你们记录?

奻 姦 妖 婊 嫖 姘 娼 妓 奴 / 耍 婪 佞 妄 娱 嫌 妨 嫉 妒 / 轻蔑摆布 嵌入头颅 / 灵魂割礼 融入血骨

Tags:

转载请标注:SEO三人行——谭维维与尹约:“小娟”们被隐去的,不仅仅是姓名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