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三人行

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儿童化妆品将迎独立监管,“三胎”政策带来哪些机遇?

网络整理:06-06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会议上,“三胎政策”正式发布,被网友戏称为“儿童节礼物是弟弟妹妹”。

  政策一出,当天美吉姆、金发拉比、贝因美等近十支“三胎概念股”涨停,儿童化妆品市场也迎来需求和商机,一片“过年”气氛。

  政策红利带来的市场扩张往往伴随乱象,但这次红利一同释放的,还有监管趋严的信号。

  5月31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儿童化妆品安全认知问卷调研”。6月1日,广州市场监管局又发布《儿童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细则》,明确强调儿童化妆品安全的重要性。

  红利与监管齐下,不少业内人士得到信号:儿童化妆品市场有极大待挖掘空间。

  “三孩生育政策的放开在中长期将会带来新增人口的增加,儿童化妆品市场也将因此产生更多的消费需求。”青蛙王子集团常务副总裁、青蛙王子(福建)婴童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周欣表示。

  艾芭薇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曹景春也认同这一观点,“三胎政策对于儿童化妆品行业来说是大利好,儿童化妆品一定会迎来更加开阔的市场。”

  政策红利已经造出了一个蓝海市场,根据艾媒咨询(i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母婴市场规模达到了4.09万亿元,2021年预计4.77万亿元,2024年预计达到7.63万亿元。

  01

  假冒、夸大、资质混淆

  儿童化妆品/彩妆乱象频出

  就在三胎政策宣布的前一周,2021年全国化妆品安全科普宣传周在济南启动。此次科普宣传周以“安全”为主题,聚焦于法规文件、科普知识以及儿童用妆问题的监管和宣传。

  山东省化妆品协会秘书长牟云帆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今年4月份,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起历时一个多月的“雷霆行动”大排查,由省药监局跟山东省地市药监部门联合执法,重点查处美容美发沙龙、婴幼儿化妆品、进口化妆品等全省几万家网点。

  在排查中,儿童护肤品市场乱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是功效宣称方面,存在一些夸大行为。比如有的婴童化妆品宣传有防皴、去红疹等功效,但实际上它可能未经任何的化妆品功效检测,也没有这方面的数据支撑和报告,这都属于虚假或夸大宣传。

  第二个较大的问题是,消费者对消字号、械字号、妆字号等产品的概念混淆不清,认识不到位。

  “这三种类型的产品生产要求都有所不同,其它两类产品不能当做化妆品使用。目前一些‘消字号’‘械字号’产品进入化妆品渠道销售扰乱了化妆品市场,也让化妆品背了‘黑锅’。比如很多产品在生产注册时按照‘消字号’或‘械字号’的要求是合规合法的,但到市场进行推广时,开始打擦边球,以化妆品宣称。出现问题后,开始引起监管当局的重视,而此次药监局对儿童化妆品加强科普和整顿,也是监管和认识的升级。”

  除此之外,市面上假冒伪劣的儿童化妆品也屡禁不止。

  今年就有不少案例,4月21日,厦门市市场监管等对厦门某有限公司厂名厂址的儿童洗发乳、儿童沐浴乳、泡沫洗手液等化妆品成品共7种合计1141瓶检查发现,产品均为假冒产品;5月14日,国家药监局又发布关于停止销售标识名称为“瑞果茶籽宝宝山茶籽植萃茶清霜”假冒化妆品的通告,称当前市面上销售的该款产品为假冒产品。

  另一个细分品类——儿童彩妆的乱象有过之而无不及。

  恰逢六一儿童节,各种儿童彩妆热卖。记者在电商平台上搜索,发现各式各样的“儿童口红”“儿童眼影”“儿童指甲油”等产品链接,其中包含化妆刷、口红、眼影等一整套产品的儿童化妆品套盒尤为受欢迎,一款名为“莱索兔”的彩妆套装还冲进了天猫彩妆套装热销榜前十。

  这些儿童彩妆颜色亮丽,色彩众多,造型独特,价格在几十到几百不等,多以“安全无毒”“天然成分”“不含激素”等字眼来宣称,甚至有的还标示了“食品级”以突显产品的安全性。在销量方面,不少店家月销过千,十分可观。

  但这些产品有不少差评。有消费者用妆后出现过敏、不好卸妆等现象,还有部分彩妆“味道难闻”。

  记者在一家“米佳旗舰店”内咨询客服产品安全相关问题,客服随即抛出一张模糊不清的汞、铅、砷等元素的含量检测报告,以及中国质量认证中心认证证书、玩具3c证书和美国食药管理局认证证书,声称保证产品的安全和质量,并宣传称该化妆品拥有彩妆和玩具双重资质。

“米佳旗舰店”客服出具的产品检测报告和3张“证书”

  该客服还称,“店内销售的儿童化妆品套装为迪士尼品牌,有迪士尼官方授权”。但在国药监备案平台上搜索“迪士尼化妆品”及“米佳”却未查到该儿童化妆品的任何备案信息,后者仅搜出4条洗手液备案。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电商平台上的儿童彩妆多在儿童玩具店、儿童用品店、母婴店售卖。与儿童文具、玩具等产品并列,店铺往往会宣称产品拥有“玩具3c证书”和“妆字号”双重资质。

  在线下渠道,据调查发现,不少儿童彩妆售卖于学校旁边的文具店、儿童用品店、母婴店等地方,多以“玩具”的名义来售卖,生产标准并达不到儿童用妆的要求。

  02

  单独立法

  儿童化妆品市场将迎健康生态

  国药监指出,在我国,儿童化妆品是指供年龄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不同年龄段的儿童需要选择合适的产品。

  根据《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所有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均应按照要求申报。未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其产品包装不得以图案或其他形式显示或暗示为儿童化妆品。

  “在申报方面,药监局的管理非常严格。带有‘儿童’字样的化妆品,其质检报告上的各项指标必须在合理范围内。相比于成人来说,这个合理范围是严谨且全面的。”曹景春表示。

  国药监对于儿童化妆品的监管标准与一般化妆品已经有所区别。

  《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中规定,儿童化妆品微生物指标限值不能大于500CFU/g或500CFU/ml,显著低于其他化妆品的1000CFU/g或1000CFU/ml。

  同时,儿童化妆品在原料、配方、生产过程、标签、使用方式和质量安全控制等方面除满足正常的化妆品安全性要求外,还应满足相关特定的要求以保证产品的安全性。如,化妆品限用组分表和准用防腐剂表中有部分原料对儿童化妆品有额外要求,有一些组分标示“儿童不宜常用”“3岁以下儿童勿用”等。

  “由于人群的特殊,儿童化妆品往往有更谨慎的产品配方安全考量,对原料要求安全性较高,并需要有一定的安全使用历史。产品和原料都须通过针对儿童使用的安全风险评估,才能作为儿童产品投放于市场。”李周欣说。

  曹景春也对此表示认同。“儿童化妆品的生产,不仅要在原料上选择一些安全、无刺激的成分,也要在研发方面,根据婴童皮肤的需求,研究一些安全的配方,尽量少添加。此外,还要配上相应的工艺,做相关的毒理测试等,力保化妆品的安全。”

  据了解,《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第三十条显示,产品宣称婴幼儿和儿童使用的,需取得生产质量管理体系相关资质认证和毒理学试验报告。

  在此基础上,今年儿童节前夕,国药监给出了更明确的信号:儿童化妆品监管或将单独立法。

  此外,5月31日,国家药监局开展儿童化妆品安全认知问卷调研,并在调研问卷中明确表示,此次调研结果将作为下一步起草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相关政策法规的重要依据。

  6月1日,广州市场监管局发布《儿童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细则》其中,儿童洗发水、沐浴露、其他洗护用品露的检查项目达12项,除铅、砷、汞等元素外,还包括菌落总数、耐热大肠菌群等5-6种菌群检测。并且都为极重要的a类检测项目,在上述检验项目中任一项或一项以上不合格,判定为被抽查产品不合格。当产品存在A类项目不合格时,属于严重不合格。

  “加强儿童化妆品的监管是很大的积极信号。”曹景春表示,近年来他切身体会到了国家对儿童化妆品的监管的加强。首先体现在检查的频率上,今年药监局对儿童化妆品检查的频率越来越高;其次,在检查的项目上,从备案到整个生产流程的检查,过程也越来越细致。

  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我国儿童护肤品市场总额已经超过120亿元。考拉海购数据也显示,2020年儿童化妆品的整体销售额增长超过1200%,正成为新的潜力市场。

  “随着父母的年轻化,儿童化妆品的消费意识不断提升,市场也持续增长。”曹景春认为,除了常规的儿童洗浴、护肤、口腔三大品类,儿童化妆品细分品类趋势也逐渐形成,比如儿童防晒、面膜、护肤水等。“我们今年上了一款润肤水,主要是偏向于基础的保湿作用,消费者的反馈特别好。”

  李周欣也表示,未来三孩父母这一消费人群的偏好也可能由原本的一孩二孩发生变化,儿童化妆品品牌方,需要针对这部分人群提供更贴切需求的产品方案。

  “未来,儿童化妆品市场里的机会一定会从细分品类中凸显出来,市面上的品牌格局会有改变,而加强监管是市场健康增长的大前提。”曹景春说。

Tags:

转载请标注:SEO三人行——儿童化妆品将迎独立监管,“三胎”政策带来哪些机遇?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