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三人行

主页 > 新闻信息 > 正文

百万“猫粉”:大熊猫也有“饭圈”吗?

网络整理:06-16 点击提交给百度收录

近日,一篇关于大熊猫的文章在《澎湃新闻》发表(2019年5月24日),随即又被新浪网等媒体转载。这篇文章题为《熊猫也有饭圈,你想不到吧》,署名“酱酱酿酿”。文章强调,“万万没想到,饭圈文化连大熊猫圈都入侵了”,认为“流量爱豆有的,我们滚滚通通都有”。
大熊猫享有中国“国宝”的美誉,早已在全世界家喻户晓。尽管如此,熊猫也有“饭圈”的说法,还是一下子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其实,“猫粉”文化已经在网络上火热地发展了四五年,在动物园与动物保护的圈子里早已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对于广大公众而言,“猫粉”现象的存在还是有点出人意料的。上述文章的中心论点,是将“猫粉”文化比拟于娱乐圈的“饭圈”文化,认为“猫粉”的一些活动形式(如建立微博“超话”、打榜、发图、庆祝生日、抽奖、投诉机构等等),与“饭圈”是相当类似的。
自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国内已出版100余种关于大熊猫的研究与科普书籍(笔者个人的不完全统计,童书均不计在内),但其中绝大多数不是生物学、生态学、兽医学的科研专著,就是通俗性的科普图书与画册。尽管从自然保护、旅游、传播、国际交流等领域来看,大熊猫早已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热点问题,但对于熊猫与社会、熊猫与人类的复杂关系,国内的研究仍然是相当不足的(甚至落后于国外,见拙著书评,《呼唤“大熊猫的人文社会科学”》,《文汇报·文汇学人》2018年11月2日)
在此,本文仅从社会的、传播的角度出发,分几个角度向大家讲解一下现在的“猫粉”文化。

百万“猫粉”:大熊猫也有“饭圈”吗?

2019年4月24日,大熊猫萌兰在北京动物园。萌兰是粉丝数量最多的大熊猫之一,堪称熊猫中的“顶流”。
“猫粉”知多少
首先需要强调一下,大熊猫是一种熊科动物,是一种特异化的、专门食竹的“熊”,并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猫”。所以“猫粉”只是一种约定俗成的叫法。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虽然直到现在,熊猫机构的工作人员一般还是在口头上将熊猫简称为“猫”,但在现今流行的“猫粉”常用词汇中,熊猫一般都是与“熊”联系在一起的(详下)。“猫粉”基本上都明白熊猫是“熊”。
世界上共有多少大熊猫,这个问题就很难说清楚。理论上,全国(亦即全世界)共有1864只野生熊猫(2015年2月国家林业局发布的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结果),还有548只圈养熊猫(2018年11月在成都召开的大熊猫保护与繁育国际大会发布的数据)。然而前者只是一个理论上的数值,很可能显著低于实际数量(参看魏辅文,《野生大熊猫科学探秘》,科学出版社2018年2月,第84-91页),后者也处于不断的动态变化之中。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大熊猫的粉丝,这个问题就更难回答了。鉴于相对准确的统计是不可能的,我们就只能根据一些容易获得的外围数据大致推测一下。
“猫粉”最常用的两大网络媒体是“iPanda熊猫频道”(隶属于央视网)与“pandapia”。“猫粉”最主要的交流平台是新浪微博。目前,“iPanda”的微博共有粉丝981万(2019年6月2日,下同),而“pandapia”的微博共有粉丝18.2万。两大熊猫机构的微博粉丝数也可以参考一下。目前,微博“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拥有粉丝47.6万,“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拥有粉丝57.1万,而后一机构旗下的“卧龙大熊猫俱乐部”粉丝多达233万。观点激进的非正式民间团体“守护大熊猫之声”,其微博约有粉丝1万。“iPanda”、“pandapia”(及其他网络媒体)经常进行熊猫的在线直播。这些直播的观看数,少则数万,多则可达30余万。网红熊猫们都拥有自己的微博超话。其中,粉丝最多的是“大熊猫萌兰”,多达6.5万人;共有9只熊猫的“个人”超话拥有上万的粉丝。

百万“猫粉”:大熊猫也有“饭圈”吗?

“iPanda熊猫频道”首页
这些数据是简单、客观的。关键在于如何评价数据。笔者认为,比较合理的方法是由外向内地将“猫粉”划分为几个层次。
“广义猫粉”是指所有经常以熊猫的视频、图片作为一种娱乐方式的人。这个群体的外延不会超过关注“iPanda”微博的人数,大约是几百万人。这个层次就是“猫粉”文化的广大群众基础。
其中又有一部分人对于熊猫的兴趣更加浓厚。尽管“iPanda”提供的熊猫主题娱乐资源已经相当丰富,但她们并不满足,进而关注了“卧龙大熊猫俱乐部”等熊猫机构的微博。她们也经常观看熊猫的直播。她们也很有可能关注了更加专门的熊猫媒体“pandapia”。这部分人大约有几十万的规模。我们不妨将她们称为“稳定猫粉”。
不仅如此。还有一部分粉丝不仅将熊猫作为消遣方式,还高度关切熊猫(实际上主要是圈养熊猫)的福利,经常了解关于熊猫的知识与信息,积极参加“熊猫圈”的各种活动。这个群体至少有数千人,有可能达到数万人。这群人可以被称为“积极猫粉”。
“猫粉”当然需要不断地“吸猫”。与一般的宠物不同,谁也不可能自家饲养熊猫。因此,“云吸猫”就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除了“iPanda”、“pandapia”等熊猫媒体的渠道,还有一些“猫粉”经常自发地去熊猫机构和动物园拍摄熊猫,随后在微博上发表熊猫的照片与视频。其中一部分就相当于“猫粉”当中的大V了。这些人拥有众多的粉丝,对于整个“猫粉”圈子的舆论风向具有较强的引导能力。这群人可以被称为“核心猫粉”(被类比为粉丝站的“站姐”)。
“猫粉”正在与日俱增。事实上存在着一种专门推广熊猫文化的网络传播机制。这种机制的主要平台是新浪微博,其中心是央视网的“iPanda熊猫频道”。目前,微博的“央视新闻”拥有8400多万粉丝,平均每月发布12条熊猫主题的微博(2019年的前5个月共计61条)。“央视新闻”大力推广熊猫“卖萌”的视频,源源不断地将粉丝引导到了旗下的熊猫频道,而“iPanda”又进一步将粉丝引导到了“pandapia”与熊猫机构的微博。同时,微博平台还提供了“超话”的形式,十分便利地将那些瘾头更大的粉丝分流到数以百计的熊猫超话中。
这条“微博+熊猫频道”的“信号通路”具有强大的传播力量。依据笔者个人的记录,从2018年1月末到2019年6月初,在大约16个月的时间里,“iPanda”的粉丝数已经从472万增长到了981万,整整翻了一番。同期,“卧龙大熊猫俱乐部”的粉丝也从130万增长到了233万,增加了79%。但这样的数据主要是反映了“广义猫粉”的增长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pandapia”的微博粉丝数量增长相当缓慢。同期,其粉丝仅仅从17万增加到了18.2万。虽然“pandapia”另有微博之外的传播方式(尤其是在bilibili网站的直播与抖音短视频),但这个数据仍然提示我们,很可能“稳定猫粉”的数量并未同步发生爆发性的增长。
熊猫机构官方微博的粉丝人数也并未高速增长。同期,“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粉丝从30万增长到了47.6万,而“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粉丝仅仅从56万增长到了57.1万。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呢?有可能是因为“稳定猫粉”之增速确实低于“广义猫粉”之增速,也有可能是因为熊猫机构官方微博的传播能力正在显著下降(此处不表)。
总之,定位于熊猫文化外围层次的微博号粉丝增长较快,而“pandapia”与熊猫机构官方微博的粉丝增速较低,明显的落差应当反映了“广义猫粉”之增速大大高于“稳定猫粉”之增速的事实。总体估计,公众对于大熊猫的关注度正在持续增强,但“广义猫粉”深化发展为成熟粉丝的速度仍然是有限的。
“猫粉”人群的结构
要想分析“猫粉”群体的结构,难度就更大了。我们不可能获得直接的数据,只能采取间接的办法来推测。
性别结构。很容易观察到,“猫粉”是一个高度由女性主导的群体。她们的基本话语就说明了这一点。一般而言,积极投入的粉丝们自称为熊猫的“亲妈”、“老干妈”。这一类词汇的频率要大大高于阳性的人称。笔者个人估计,在“积极猫粉”的群体中,女性的比例应当在95%以上。
年龄结构。比较主观的估计是,典型的“猫粉”年龄段约在20岁~40岁之间。其中有一部分是高校在校生,但总体上并不存在突出的低龄化倾向。这样的年龄结构也是与“亲妈粉”的总体导向较为一致的。
形成时段。首先,“猫粉”现象主要是网络传播的产物。尽管大熊猫的粉丝早已有之,但现在所谓的“猫粉”文化主要是一种互联网文化。可以确定的是,“iPanda”熊猫频道于2013年8月开播,因此熊猫文化互联网化、大众化的整个过程应当只有5年多。
其次,我们可以根据网红熊猫的“年级”分布进行侧面的推测。熊猫的出生时间集中于每年的春季与夏季,同一年出生的熊猫一般被称为一个“年级”。熊猫最“吸粉”的时段是在幼年时期(尤其是2周岁之前),出生的当年与次年一般就是“吸粉”的高峰期。目前,在排名最高的25个熊猫主题超话中,属于2015级熊猫的有5个,2016级的有8个,2017级、2018级各有3个,其他年级的都不超过1个。由此可见,2015年以来(尤其是2016年以来)才是“猫粉”人群形成的高潮时期。
地理分布。由于现在的熊猫文化主要是一种互联网文化,所以理论上“猫粉”必定可以散布于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但这并不意味着“猫粉”的空间分布是相对均衡的。这是因为,熊猫的空间分布是不均衡的,而要想成为引导“熊猫圈”的“核心猫粉”,就必需考虑“看猫”的交通成本。
我们无法统计“猫粉”的居所,却可以统计网红熊猫的居所,在此基础上估计“猫粉”扎堆的地方是哪里。同样,在目前排名最高的25个熊猫超话中,其主人公居住或者曾经长期居住于成都(及其郊区都江堰)的多达16个;在成都附近,雅安至少还有7个,卧龙至少有3个(有重复计算)。可见,成都确实就是当之无愧的“熊猫之都”:不仅是熊猫数量最多的城市,也是熊猫的园区最多的城市(成都基地、都江堰熊猫乐园、熊猫谷),还是网红熊猫最多的城市、熊猫媒体与“猫粉”文化的中心城市。
除了四川,网红熊猫最多的城市就是北京了。在前25名的熊猫超话中,属于北京动物园的熊猫占到5个,而且其排名集中于前12位。值得注意的是上海(仅有1个)与广州(无)。其实沪深两大一线城市都有相当多的熊猫(上海野生动物园、广州长隆野生动物世界都长期保持10只左右),但网红熊猫都很少。背后的原因,恐怕在于两地“核心猫粉”较少,无法形成强大的熊猫文化传播力。
总之,“猫粉”是一个女性化的、主要由年轻人组成的年轻群体,其文化中心主要是成都与北京。这应当是“女性研究”的一个好题目。
“猫粉”活动的平台与形式
现在所谓的“猫粉”本来是一种互联网文化。“猫粉”最重要的活动平台是新浪微博。“核心猫粉”主要在微博上发布自己拍摄的照片与视频。一般的“猫粉”主要通过微博获取娱乐资源与“熊事”信息。“iPanda”熊猫频道主要依托微博平台进行传播。两大熊猫机构也将自己的官方微博作为面向粉丝人群(如果不是一般公众)发布信息的主要渠道。
微博的各种熊猫主题超话(指超级话题,微博平台上的兴趣内容社区)则是“猫粉”内部各种小圈子的交流中心。目前共有600个左右以大熊猫为主题的超话。其中大部分是专属一只熊猫的,也有一部分是两只或两只以上的熊猫共有的,有一些网红熊猫还同时拥有多个超话。大略估计,这些超话至少覆盖了400只以上的熊猫。也就是说,大部分圈养熊猫都已经“拥有”自己的超话了。

Tags:传播(2)熊猫(4)猫粉(1)饭圈(1)社会史(1)

转载请标注:SEO三人行——百万“猫粉”:大熊猫也有“饭圈”吗?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